公主和驴的寓言

时间:2017-05-08 点击:48 发布:admin

公主是在河东岸边遇见驴的。驴是黑色的,但白嘴白肚白蹄。驴说他会说话,驴说他是美驴。公主想过河去,河西的城堡里有等着娶她的王子。河不算深,但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嫁衣,她怕河水会浸湿她的衣裙。

驴说:“想让我驮你过去吗?”“你能保证不弄湿我的衣裙吗?”

“不能。”“那就算了,谢谢,”公主微笑作答:“我想王子会来接我。”“如果他不来呢?”“那我就多等等。”

良久,无人过来,公主独坐岸边,黯然叹息。当她目光掠过驴的时候,驴笑了:“现在希望我驮你过去吗?”

“不。”公主依然拒绝,但悄然打量着驴。“你心里很希望我驮你过去。”驴断言。

“是你希望我让你驮我过去。”公主回答。“那你希望谁来驮你过去?”

“我要嫁的王子。”

“我驮你过去,你吻吻我,焉知我不能变成王子?”“你以为你是青蛙王子?”

“我是美驴王子。”

“驴倒是驴,王子就不必勉强了。”

“你为何不想让我帮你渡河?”“我怕你弄湿我的嫁衣。”“我想不会的。”“为什么不会?”“因为现在我想驮你过去。”“哦?我该相信吗?”“你为什么不相信?”“你说的话我不敢随便信。”

“我说的话你都不信?”“你说的话我才不信。”“我说的话你真不信?!

“难道我应该信?”“难道你不该信?”

“我信我自己的判断。”

“好吧,那你慢慢判断吧!”

天色已晚,公主与驴相对无言。凉意袭来,公主拢了拢衣服。

驴打破沉默:“冷吗?”

“冷。”

“让我驮你过河吧,无论我是否弄湿你的衣裙我都会赠你三句爱的箴言。”

“那我该怎样报答你?”公主问。“如果你衣裙不湿就带我回家吧。”

公主接受了驴的建议。公主骑上了驴背。临行前驴郑重对她说:“记住我背着你时你不能流泪,你的泪会令我不堪重负。”公主说她记得,然后也郑重地对驴说:

“记住一定不要弄湿我的衣裙,否则我会立即放弃你的背负。”

驴迈步向河中走去。

“你以前驮过女孩过河吗?”公主问。“当然。”驴坦然答道。“她们的衣裙湿了吗?”

“第一个女孩的没湿,以后的都湿了。”

“第一个女孩带你回家了吗?”“没有,否则我不会再遇见别的女孩。”

“看来你遇见的女孩很多。”

“算上你的话,应该有15、6个了。”

公主笑道:“你是第30头想驮我过河的驴。”

“呵呵。”驴但笑无语。

公主忽然想起驴承诺的爱的箴言,驴答应告诉她第一句:“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,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。”驴缓步轻行,果然很平稳,公主放心了,搂着驴的脖子,觉得温暖。“喜欢我背你过河吗?”驴问。“喜欢。”公主微笑承认。“我也喜欢这样背着你,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。”驴的声音于温情中透着忧郁,听起来像叹息。风与驴的话语不时吻上公主的面颊,公主含笑悄然入睡。

她做了一个公主常做的梦:她吻了驴,然后驴变成了王子,从此王子与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当她醒来时看见驴依然缓步轻行,自己的衣裙分毫不湿。

芳心窃喜,于是吻了驴——驴能因此变成王子吗?

没有。

原来童话就是童话,驴不是王子,等着娶她的王子在河西的城堡里。她愣愣地想,一滴泪自目中滴落。泪落在驴身上。

似乎突然被灼伤般,驴猛地扬蹄嘶鸣,激起浪花千丈。公主的衣裙湿了。

“为什么?”公主问。“我跟你说过。”驴面无表情。

公主也记起了她当初对驴说的话。

于是她一言不发,自驴背上下来,独自淌水向对岸走去。驴没做任何挽留或解释,也自转身回去,

径直走向河东——那里又有个姑娘在等着谁驮她过河。依稀年轻,依稀美丽,她也有一身好看的嫁衣。

“爱情是唯一的,但爱人不是唯一的。”驴忽然说道:“这是第二句箴言。”

公主泪落成河,河水冷彻心肺。

终于走到了对岸,她美丽的衣裙已经彻底湿透。

她无力地在岸边坐下,像只小动物般抱膝蜷缩着黯然哭泣。

还是寒冷。

一只白兔走到她身边:“公主,下次我陪你渡河。”

“谢谢,”公主把白兔搂在怀中:“不必了,现在我只是需要一点温度。”

驴已经走回了河东岸边。

公主忽然记起还有一句箴言驴没说,

于是抬头向河西望去:“请告诉我最后一句箴言,美驴。”

驴冷冷看了她最后一眼,说:“我爱我的爱情。”然后向那等着渡河的女孩走去。

在这则寓言中,公主代表我们自己,王子代表理想中的爱人,驴代表爱我们的人,兔子代表我们最后在一起的人。对于这则寓言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。它可以解释为爱情,提醒人们在爱情中要珍惜眼前人,用宽和与接受的态度来接纳爱人。而我更愿意将它解释为人生,王子代表我们对某一事物或人的想像状态,而驴代表着事物的真实状态。真实的生活未必如人所愿,然而一朝失去的时候,我们往往会后悔莫及,发现原来的“驴”,其实亦并不是不能满足自己的所求。你会怎样解释呢?

转自中国NLP学院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